世说_Ffive

勇维&维勇不拆皆可【cp洁癖的朋友请慎重关注】——想要不遗余力地赞美,毕竟你们值得最好的。

养孩子日常03(!!注意避雷)

  

  “直到29岁的胜生勇利宣布退役,花滑业界无论选手还是观众的大家才有种寂寞的实感。”
  尤里奥坐在勇利家的餐桌前,对着电视粗鲁地翻了个白眼,但没有开口反驳——这话倒也没有夸张成分。
  整整六年,胜生勇利和维克托.尼基弗洛夫的新闻都在花滑赛事播报里占有一席之地。尤里奥用残存理智笃定至少在之后一段时间内仍会保持,毕竟这两人还有学生在役。
  他其实不讨厌.....啊,虽然这两人镜头前后旁若无人的歪腻依然让他忍不住头皮发麻。
  “你退役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影响啊,老爷爷。”眼见维克托打算再次进入厨房,尤里奥扔下水果叉,寻思着得找点话题让他不会饭前再吃下第二盘西红柿。
  身边的奥塔别克拍了拍他的肩,表达了无言的赞许。勇利则不好意思地冲他们一笑,及时把维克托推出了厨房,并递给他一个奶瓶。
  “我都第二次宣布退役了,也没什么新鲜感了吧。”
  尤里奥看着这个已经33岁的俄罗斯男人拿起了餐桌上的奶粉罐子,一脸不痛不痒:“反正勇利一直和我在一起。”
  编舞、练习、场外教练......直到近三年维克托抱着一个银发团子出现在k&c区同胜生勇利一起等候分数的情况频繁出现时,大家以一种沉默的、自然的、已经习以为常没什么可再称之为新闻的态度接受了。

  所以当胜生勇利宣布退役,观众多少感到一点失落,毕竟普遍情况下,在k&c区出现两个男人对儿子亲亲抱抱(某次维克托甚至当场拿出了尿布,被胜生勇利及时制止)的情况太过罕见。

  尤里奥每次想起这些,都感到他生在一个奇幻的年代。 
  卧室门忽然开了一条缝,三岁的团子顶着一头蓬松的银发,费劲地推开门挤了出来。客厅明亮的灯光让小家伙闭着眼完成了整套动作。 
  尤里奥感到有趣,维克托手上还端着没来及加奶粉的奶瓶,上前把伊戈尔揽到怀里。 
  “小伊自己醒了吗?是饿了吗?” 
  尤里奥侧过脸,看到奥塔别克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景象:伊戈尔就着闭眼的姿势缩进维克托怀里,又昏沉地睡了过去,两人银色的头发有着同样柔和的光泽(小孩会显得更加柔软)。这个过程里,维克托保持半蹲半坐的姿势没有动,手上的奶瓶悬在半空,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儿子棉质的睡衣。 
  “你是不是得先给他穿外套啊。”尤里奥一脸受不了地抓起沙发上离他最近的小外套,奥塔别克安静地接住,帮忙给伊戈尔穿上。 
  “尤里奥也很熟练了嘛。”维克托眨了眨眼,一脸好整以暇,也成功让尤里奥炸毛。 
  “.......在你们家看了三年还不知道,你当我是猪吗!” 
  “猪猪...”终于睁开眼的伊戈尔,花了两秒钟找到了声音源头,随即软乎乎地张嘴笑了:“塔塔~尤尤~” 
  “...........” 
  维克托对瞬间从怀里跑开的儿子投以心痛目光。 
  “冲你的奶粉去吧!老年人!”

  尤里奥开怀大笑,随即看到伊戈尔蹭了奥塔别克半手口水。 






(脑内画面太多不想切,决定边画边写。

ooc,胡乱脑洞,不适请果断关掉,不要掐我_(:з」∠)_

原谅本硕至今都只写过论文的作者,文笔常识什么的不要强求,这就是个脑洞…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感到一丝丝开心)

评论(11)

热度(150)